2月
13
2012
0

我的大学(10)

生来孤独

山艺的美女,山体的汉,轻工的痞子满街串。
山经的花,农大的草,理工的和尚满街跑。
交通的帅哥,济大的狼,公安满校是流氓。
山师的饭,山大的床,建工的女生吓死狼。

当时留传的顺口溜,厕所中常见。

第一次在黄台过元旦还是不错的,现在依稀记着蛋蛋穿着大娘的裙子走猫步。

我们三班和四班凑在一块,一起组织元旦,貌似在食堂买了饺子馅,然后在教师包饺子,淫龙还去轻工那边批发了很多瓜子和水果。但是我逃了,我害羞了,羞于参加集体活动,于是我就到教室下面的篮球场打球。当时下的雪都还没干,球场上还有很厚的雪,但是还真碰到几个人在玩。我于是就穿着棉鞋跟着玩,尽管当时还没学会玩。玩的时候碰到他们端着包好的饺子去食堂下,还被鄙视了一通。

吃完饺子就是折腾,唱的各种歌都忘了,四班有个才子弹的电吉他,只记得我们38的几个筒子在走猫步,还借了大娘的裙子,批了床单。

第二次就是在东郊新校区了。印象中只记得我闷头吃了一晚上瓜子,然后不知谁捣乱,非要让我唱歌,指着我就不放了,只好硬着头皮接过话筒,说了句哥不会。还是王亮替我解的围。

后来过元旦貌似就直接在食堂海喝了。

现在还记得的就是貌似我们班举行什么活动都没有交过班费,我们班获得的各种奖励足够腐败了,直到毕业了还有剩下的,最后在散伙饭时候又挥霍了一通。当时经常听说其他班举行活动捐钱难啊。

By Feng in: 杂着说的 | 标签: | (1,320)
2月
12
2012
0

So on

东野圭吾:彷徨之刃、分身、怪笑小说、变身、时生、恶意

道尾秀介:影子

沈从文:边城

松本清张:黑色笔记、黑点漩涡、黑影地带、砂器、点与线

By Feng in: 读来读去 | 标签:, , | (1,270)
2月
04
2012
0

我的大学(9)

这个(9)竟然和(8)隔了近十个月了,也许久吧。

匆匆

第一次使用QQ还是刚刚教我的,使用的刚刚的账号,那时好像还叫OICQ,申请账号貌似还得要手机号,申请网易邮箱也是得需要手机号,那是俺们这帮穷光蛋哪有手机啊,我更惨,连手机都没见过。成找他表哥申请了网易邮箱,还跟宝贝似的。记得是刚考完试,放假了,我们几个晚回家几天,出去上网,在学校西边,走半个小时的样子。他们在玩游戏,我不会啊,就学聊天,没有账号,使用的刚刚的QQ号,刚刚的同学在线,于是就发“你好啊”“我是刚刚的同学”,bulabula,说了也就三四句也就没下文了,我果然不会聊天,没话题,直到现在也是,和人聊不起来。但是别人主动和我聊的话,我会配合的很好。就是这样,我竟然在大四快毕业的时候,买了十几个8位QQ号,当时是一块钱一个,在淘宝买的,直到现在还有。

后来到新校区的时候,在超市花两块五买了一个8位的QQ号,就是现在使用的这个(12526427,各种征,欢饮骚扰)。虽然也是有号的人了,但是貌似也没怎么用。他们貌似整体上网各种聊天啊,尤其杨蛋,很拉风叫冰原圣雨,然后还交了个广东的网友,叫什么来着,想不起来了。于是各种联系啊,信是不断地,晚上电话也不断。平时不说普通话的我们,杨蛋打电话就得装普通话整了,我们就躺床上笑。但是他们几个好像都和那个广东的网友有过接触,成后来还搞了个很郑重的绝交。此处不详述,留给蛋蛋媳妇严刑逼供吧。

再就是当时在黄台使用201、202电话卡,我买了一个20的卡,半年竟然没用完,然后就过期了。他们貌似都用的很快,尤其淫龙和杨蛋,蛋蛋就是和网友聊啊。淫龙是有家室的人,几乎是每天晚上各种甜蜜啊,貌似那时各种聊,我经常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。

那时在黄台,刚刚有几个女同学,联系过几次,于是鸟和枞枞、淫龙等人就忽悠是对刚刚有意思,要刚刚赶紧进攻。记得当时刚刚是跟南通的一个表白了吧,当时还是被逼到厕所里写的信好像是。但是回信好像是委婉拒绝,于是鸟和枞枞等人又是挑拨赶紧电话、写信臭骂等,对我没意思写信干啥,后情就忘了。

By Feng in: 杂着说的 | 标签: | (1,436)
1月
03
2012
0

I hope, before sunrise, after sunset, we will find true love

我希望有这样一种际遇,

在黄昏之后,在日出之前,

有这样一个人,

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,

没有早一步,

没有晚一步,

刚刚好地,

站在我面前……

 

原来彼此都等待了二十余年,

只为这一刻的相见。

By Feng in: 杂着说的 | | (1,160)
12月
24
2011
0
11月
06
2011
0

百年孤独

1、家族的第一个人被捆在树上,最后一个人正被蚂蚁吃掉。第一个是何塞·阿尔卡蒂奥·布恩迪亚,最后一个是奥雷里亚诺·何塞。

2、生命从来不曾离开过孤独而独立存在。在何塞·阿尔卡蒂奥·布恩迪亚用长矛将对手刺穿的时候如是, 在奥雷里亚诺· 布恩迪亚上校为自由而战的时候也是,在奥雷里亚诺·何塞被蚂蚁吃掉的时候也是。

3、时常会想起,奥雷利亚诺上校幼时的孤闭,是否注定了动荡的一生。

4、即使以为自己的感情已经干涸得无法给予,也总会有一个时刻一样东西能拨动心灵深处的弦;我们毕竟不是生来就享受孤独的。

By Feng in: 读来读去 | 标签:, | (1,268)
11月
06
2011
0

1Q84

1、1Q84,不想再看第二遍,村上春树的书,在我看来,有时候太罗嗦,也很平淡,看过了也没什么印象。而东野圭吾或者松本清张就不同了,简直是一路高潮,很发人深思。

2、有希望之处定有磨炼。

3、“我并不觉得孤独。”青豆宣告道。一半是对Tamaru说,一半是说给自己听的。“虽是孑然一身,但并不孤独。

4、超过一定的年龄之后,所谓人生,无非是一个不断丧失的过程而已。宝贵的东西,便会像瓶子豁了齿一样从手中滑落下去。你所爱的人就会一个接着一个,从身旁悄然消失。

5、阴影是邪恶的存在,与我们人类是积极的存在相仿,我们愈是努力成为善良,优秀而完美的人,阴影就愈加明显地表现出阴暗、邪恶、破坏性十足的意志。当人试图超越自身的容量变得完美,阴影就下了地狱变成魔鬼。因为在这个自然界里,人打算变得高于自己,与打算变得低于自己一样,是罪孽深重的事。

6、事物归根到底就是善。善就是一切的归结。把怀疑留给明天吧。

7、我们在天上的尊主,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,愿你的国降临。愿你免我们的罪。愿你为我们谦卑的进步赐福。阿门。

8、在我看来,你心里好像埋藏着某种东西。某种异常沉重的东西。第一次见面时我就感觉到了。你有一双坚强的眼睛,充满了决心。其实,我身上也有这种东西,埋藏在心底的沉重的东西。所以我能看出来。我们不必着急。不过,这样的东西还是早晚排出体外为好。

9、我觉得,对我来说最迫切的问题,是迄今为止我没能真正地爱上谁,有生以来,我从没有无条件地爱过一个人,从没有产生过为了谁可以抛弃一切的心情,连一次都没有。

10、不要被外表所迷惑。现实永远只有一个。现实始终是冷澈的,始终是孤独的。

By Feng in: 读来读去 | 标签:, | (1,295)

Feng(Sitemap) Powered by WordPress. Host by 理想空间. Admin. (TO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