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月
17
2012
0

我的大学(15)

十年

十年前高考,以及高考之后的一些选择,注定改变了一生。不愿去触及,也不敢。

十年前进入了大学。

By Feng in: 杂着说的 | 标签: | (1,207)
6月
13
2012
0

我的大学(14)

苍茫岁月

从大一开始跟着刚刚搞了所谓的网页之后,后来就一直对做网站比较感兴趣,所以以后无论是去网吧还是去图书馆上网,都是经常找一些免费空间、做网站的网页来玩。

当时也正是一些网站空间乱象厮杀的年代。当时国内兴起了很多做免费网页的,也有很多做免费论坛的。但是当时的模式比较怪异,基本上都是各种做站向导,二级域名,除了换个模板,基本上看不出什么差异化。还有个问题是,当时应该也是国内网络环境严管有点起头,很多网站空间也被打击了。

大学那会,很多网站空间我都有注册玩过,当时玩的挺有意思,现在想来挺低级的。上研究生之后,开始接触到国外租用服务器、合租空间等(美帝真是各种亡我之心啊)。从研究生开始接触了wordpress,开始自学php等玩意,也都是浅尝辄止,没什么深入。后来买了合租空间,各种折腾着玩,现在仍旧用着这个空间。

后来玩免费空间竟然还能赚美刀了,这是比较搞。当时一个汽车网站搞活动,注册一个博客,博客里可以添加自己的账号。于是我注册了一个,使用Adsense账号,往里添加各种文章,偶尔有几篇能被搞到首页,流量就很可观,这样一天就能产生几美刀。博客流量大了之后,还能写各种软文,当然是用英语写的,写个百十来字就能拿到10美刀,好的话能有50美刀。后来因为用同一个名字注册了两个账号,被Google冻结了账号,里面产生了四百多美刀也被冻在了里面,申诉也不管用,直到现在还被冻结着,没法使用。还好,貌似Paypal里还有百十美刀,偶尔用到时候还可以用一下。

By Feng in: 杂着说的 | 标签: | (1,058)
6月
08
2012
0

我的大学(13)

哲学的起点是死亡

我历来是对文科类的科目是不感冒的,高中那会也是认真学了,就是摸不着门道,成绩也就是及格线。进了大学,对马哲、政经啦,更是听得一头雾水。

就是这样的情况,我竟然在一个寒假从图书馆借了一本《大哲学家》,现在想想也不知道为什么借。我在寒假里是认真的读了这本书。印象最深的是知道了孔子的“以直报怨,以德报德”,老子的“以德报怨”,这算是纠正了一些垃圾电视剧的误导。当然,这本书对我来说读起来是很晦涩的,基本上是读了下一句,忘了上一句,就这样,读着读着,困意就来了,就可以睡觉了。

这本书我一直认为是好书,后来上研究生的时候还专门买了一本收藏。当时很多地方都没得卖了,找了很久从淘宝上淘了一本出出版社处理的书。现在这本书应该是绝版了,在各个书店里都已经搜不到了。

对我来说,还有一本好书是《哥德尔、艾舍尔、巴赫:集异壁之大成》,这本书不光是原书好,翻译也是一个奇迹,据说北大师生光翻译就花了十余年,从书的内容也可以看出翻译的用心,很多内容都是对应到了中国人熟知的中国典故。

这本书也是在研究生的时候买的,当时还是用的经费。在我买过之后,貌似网上就买不到了,97版的已经绝版了,在淘宝上有人把书炒到了好几百的样子。后来在10年再印一次,11年进行了第三印刷。

这本书以数学家、版画家、音乐家命名,其内容也很具艺术性,其内容结合数学推理、版画构图、音乐声色等内容,结合的相当巧妙。尤其是阿基里斯和他的龟,经常是故事里面的主角,很有意思。通过阿基里斯和龟的故事,把一些数学上的悖论或者博弈论,讲的很生动。同时,埃舍尔的版画里面,也是包含很多悖论。巴赫的音乐更是,一会音调上升,一会又下降,又告诉你如何不可能,难度如何,但是巴赫像一个哲学家一样演奏了出来,实在是太玄妙了。

终点是孤独。

By Feng in: 杂着说的 | 标签: | (1,058)
4月
03
2012
0

我的大学(12)

不曾孤单

提到大学,就不能忘记宿舍里的好东西——电视。据说,当时我们学校宿舍的条件在整个山东都是数得着的,有电视、风扇、阳台、室内卫生间,关键是还不贵,都是600。

刚入学时候看到电视还挺奇怪,宿舍还能有电视,这大学就是不一样。每到晚上,或者是周末,校台都会放一些电影,有时候放电视剧,整个宿舍的人都会躺在床上,周末更甚,一整天不出去的。大一在黄台那会,基本上把之前没看过的电视电影全看了,还有《灌篮高手》《星矢》,等等各种,都数不过来。经常是晚上学生会的都会到宿舍溜达,抓不去上自习,留在宿舍看电视的人。

因为看电视抢遥控是经常的事。经常是遥控调完台之后,找本书挡在电视前,收不到遥控信号,别人没法换台,靠近电视的刚刚经常是手动,而我经常是来得更彻底,直接断电,哥直接睡觉。

刚去的时候还能看到央视体育,估计学校也意识到了,后来所有体育相关的都看不到了,有时候东方卫视直播球赛都看不到。这样时间长了也就忘了,但是有次东方卫视直播鲁能和大连的比赛,都过了七点了,估计是校台的人忘了断信号了,大家都不去自习了,都留在宿舍看球赛。但是刚看了十来分钟,就被断了信号。这下不得了了,我们毕业生那个楼上都拿着盆子在阳台上敲。过了一会,楼对面的女生宿舍楼也开始连起来开始敲盆子了,于是整个宿舍区都是敲盆子的声音。就这样过了十来分钟,电视又重新来了信号,我们就这样好不容易看了场球赛。估计是那帮人也怕事情闹大了。

学校看不了球赛,我们经常去附近的村民家里看球赛。附近的村民也挺有眼光,碰到有球赛的时候,把自家电视搞出来,搞几张凳子,就可以卖门票了,一块钱一场球。和枞枞他们几个还去旅馆包过房看球赛。05年鲁能对横滨那场我们就是在旅馆看的,但是正值中日紧张,又是在济南,听说当时体育中心都没卖票,被政府强制要求送票给了一些企业的家属,我们学校也是,听说搞得每个系的团委书记都没回家,晚上留在学校值班,还专门留了个副校长在学校。当时看的确实来劲,旅馆里很多房间都被看球的占了,搞得很多情侣都找不到房间。

By Feng in: 杂着说的 | 标签: | (1,084)
4月
03
2012
0

秘密

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

绝望的爱情,泣血的呼喊,欲爱不能,欲罢不忍。

——东野圭吾《秘密》

之前看过了电视剧,志田未来表现还可以,但是电影版的女儿竟然是女神广末凉子演的,这得是多装可爱呀。

因为一场车祸,肉体遭受毁灭的妻子,灵魂寄居在11岁女儿体内,而女儿的灵魂已经不存在。这在生理学上叫XXXX,搜了半天没搜出所以然来。而这根本不是“双重人格”可以解释。

躺在床上晒着太阳看完了结局,最后两页揭示了整本书的真相。看东野的书,不看到最后你不会知道真相,或者是你上来就知道了真相,但是猜不透动机。

当爸爸还在以妻子来面对女儿的时候,也在慢慢开始纠结。终于整个故事有了高潮,爸爸选择了面对女儿。

而对寄居在女儿体内的妈妈来说,这也许是一次重新活过的机会。终于有了“后悔药”,利用年轻的女儿的身体,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开始活过。甚至从小学就开始好好学习,中学参加各种活动,结交朋友,仍然能够保持好的成绩。但是,自始至终,都是妈妈的灵魂在活着。

于是,想到了东野圭吾另一本书《时生》中得话,“人,为什么要到世上来一趟”。

她是谁?

By Feng in: 读来读去 | 标签: | (1,173)
3月
19
2012
0

站在屋顶看风景

不出一个月买了两次书了,也不算买,豆瓣上Lucifer在免费送书,只要出个快递费就OK了。周五晚上挑的的书,昨天就到了,挺快的

爱的左边,禁卫军之树,圣血与圣杯,死亡数字,死亡数字2,失控,人生舞台,一瞬化作风(1,2,3),炎都(共三部) ,光快递费就80,还好书没花钱。

我一直感觉在图书馆工作才是最好的工作,或者是在研究院。

最近十分想看《老爷车》,源于一段MV,配歌是waiting in the weeds,背景电影就是《老爷车》十分想看。

By Feng in: 杂着说的 | 标签: | (1,324)
2月
19
2012
0

我的大学(11)

曾经青葱

在新校区那会,那谁认刚刚当师父,但是这差事很快就被我抢了。

她貌似数学考试挂了,就拉着我陪她上自习,补习数学,应付补考。我去哪就跟着去哪,还见人就宣扬我是她大师父,把刚刚整成了二师父。

于是补考前就拉着我自习,虽然刚开学,我还不大乐意自习,但是没辙。

我在学校里养成了一个习惯,就是走路很快,别人都赶不上,这事被鸟和成说过,有时和鸟走在一块,走不过我了,还故意拉着我。

于是和她一块上自习的时候就很应景的一个胖子在前面走,后边跟着一个小女生跑。当时我也没注意,只管走自己的,直到现在想起来才恍然,真他妈的傻逼,办了多么差劲的事啊。

现在想来貌似那帮鸟人还传过我的绯闻。貌似祸源是鸟,说我暗恋那谁,我暗恋谁我都不知道啊,还给我整出书。这帮人晚上睡不着就是整天编各种故事,我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。

我从小到大就没真正生过谁的气,直到现在也没有。有时只是表现在面上,其实心里没有生气。记得有一次在宿舍,忘了怎么挑起来的,砸着刚刚的床,非要让刚刚下床来单挑,声音很大,弄得整个楼道都听到了,四班的还过来围观,还有人过来拉架。其实当时我心里就笑了,这表演天分太好了,我其实只是闹着玩的,整天的不生气不咋地,也挺无聊的。

By Feng in: 杂着说的 | 标签: | (1,399)

Feng(Sitemap) Powered by WordPress. Host by 理想空间. Admin. (TOP)